一位母亲的觉醒:如何才能把自我还给自己

发布时间:2021-12-28 00:43:40

求一个微信卖视频的2020年【客服威:①②⑦⑨④⑥⑨④】(24h在线直接联系)1FvRpZiPBiRn9bAg一位母亲的觉醒:如何才能把自我还给自己

  一位母亲的觉醒:如何才能把自我还给自己

  41岁考研、“985”大学上岸、终结20年婚姻……当这些元素共同聚集在一位中年女性身上时,人们习惯将她的故事称之为“现代女性的觉醒”。

  在这个叙事内,妻子、母亲都不是她真正的代号。她内心深处渴望被更深地认知,并能借一个机会,逃离令她失去自我的婚姻与生活。

  而读研变成了这个契机。

  今年11月初,21岁的女生小张在社交媒体上写下母亲成功考研的故事,引发热议。小张的妈妈今年47岁,是新疆一所职校的教师。六年前,41岁的她边工作边备考,成功考上重庆大学软件工程专业非全日制研究生。只身到近三千公里外的重庆,经历三年的研究生生活后,这位中年女性找回自己,并鼓起勇气终了结挣扎20年的婚姻。

  研究生毕业后,小张的妈妈回到新疆,重拾原有的工作;然而,婚姻宣告结束后,47岁的她依旧迷茫,甚至为此陷入抑郁。

  小张及其妈妈对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各自讲述了她们眼中的家庭生活,以及这段漫长而艰难的历程。

  这个故事中缺席的是小张爸爸。小张说,她的爸爸拒绝接受采访。

  24岁

  “我们始终没有深度交流”

  别人把他介绍给我的时候,我24岁,确实也看中了他的老实。他长相老成,又不爱说话。而且,他家里开店,做食品批发生意,家境不错。

  但从头到尾,我对他都没有恋爱的感觉,但我那时候觉得,婚姻里物质基础是最重要的。

  当时我刚大学毕业一年,在一所中专做计算机老师,住在单身宿舍。没多久,我们稀里糊涂地有了亲密关系。我怀孕了,因为羞愧,堕了胎。但发生的这一切,让我觉得不得不嫁给这个男人。

  我就这样走向了婚姻。

  但从结婚那天起,我就没从这段婚姻中感觉到过快乐。他是一个不爱说话的人。我没想到,没有争吵的婚姻也是扭曲的,他的冷漠给了我无尽的伤害。

  孩子爸爸高中毕业后,就帮他爸妈看管食品批发店。他每天都在店里,从早守到晚,雷打不动,一日三餐也都跟着他爸妈吃。

  我们有了女儿后,白天爷爷奶奶带,晚上我一个人带。女儿3岁以前,我没睡过一次整觉。孩子爸爸总是半夜才回家,我和女儿都睡了,第二天早上我起床上班,他还没起来。

  日复一日,我们始终没有深度交流。孩子爸爸好像也躲在一层厚厚的壳里,我看不清他的喜怒哀乐。

  2003年,我工作的单位开始转型,鼓励大家提升学历。那段时间,学校里每年都有二三十位老师以各种方式读取研究生。由于学校给我的压力也大,我也动了想读研的念头。可是,孩子爸爸不支持,反而冷嘲热讽。他说,我们现在学习有什么用,赚钱就够了。

  2003年以来,我陆续报过三四次名想去考研,但都出于各种缘故弃考。我确实没时间复习,自信也完全被孩子爸爸击垮了,连去考场试试的勇气都没有。

  回头看,他的种种行为既冷漠又自私。

  在那漫长而平淡的生活里,离婚的念头无数次闪现,但我始终压抑着自己的情绪。我不甘心承认自己的婚姻是失败的。我不满,但决心跪着也要走完。

  我妈教会我的是,女人再难,也要坚持下去。

  41岁

  “不是所有女性都要委曲求全”

  转机出现在2015年。那年我41岁。

  那一年,女儿外出读高中,她爸爸跟去那边照顾她。家里只剩下我一个人,空闲的时间变得格外漫长。我的身体又出了状况,失眠严重,睡不着觉,索性就捡起考研的书看。

  那时,我看到的一篇新闻报道也激励了我。新闻说,美国有一位40岁的中年男性失业后,去一所大学做清洁工,空闲时间旁听大学课程,晚上学习,就这样用四年时间拿到大学学位。

  算起来,我认真备考的时间有四五个月。我每天下班回到家,在空荡荡的房子里,就一个人看书,直到凌晨两三点。几乎每天,我只睡四五个小时。

  复习的过程并不痛苦,失眠的我,反而没有年轻时要和瞌睡斗争的难题。

  得益于多年的教学经验,加上运气好,我成功考上了重庆大学。

  报到那天,我一个人拖着一个行李箱就去了重庆。下了飞机,我感觉自己轻飘飘的,迎面吹来的风都格外温柔。

  非全日制研究生的课程大多在周末,周一到周五,我会去实验室做项目。空闲时间,我也能享受大学校园里的公共设施,去图书馆看书,去游泳健身。

  在我常去做项目的实验室,管理员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有一次,他向我讲起自己的爱情经历。他有个交往八年的女朋友。他打工支持女朋友读大学和生活,但毕业后,女朋友连考两次教师编制都没考上。我说,“你是不是被她骗了”,但他说,“做男人就是要有担当,对老婆好。”

  听到他的婚姻观,我感受到特别强烈的冲击,原来,不是所有女性都要委曲求全,男人也可以为女人付出这么多。

  读研那三年,我脱离原来的环境,和当下的社会文化碰撞交融,那个口子就开裂得越来越大,大到足够让我伸出脑袋来审视自己的人生。然后,我看见了很多以前的我不甘于承认的真相我的婚姻、我的生活,都没有遵从自己的内心,我必须重新再活一次。

  46岁

  “婚姻的内核是双方之间的共鸣”

  2020年1月,离婚证拿到手上的那一刻,我比一个月前拿到研究生学位证时更开心。

  追求了那么多年,我终于得偿所愿,解脱,重生。

  可是,离婚后没多久,我陷入了另一种情绪。我又开始失眠,早上一起来就想哭,脸上长满痘痘。

  有一天,我走在地下通道,一个电话打进来,接起电话,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难受得难以克制,我说我要发病了。然后,通道里的所有人都停下来,看着我尖叫,嚎啕大哭。

  去医院,医生问我,“遇到什么事了?”

  我瞬间抑制不住地哭起来,感觉终于有人真的关心我。

  医生说,我得了抑郁症,需要住院治疗。我抗拒了很久,不想住院,不想承认自己有抑郁症。

  于是,症状越来越严重。特别是天阴的时候,忧郁就像渗透到了灵魂深处。

  后来,是一段漫长而坎坷的治疗。今年5月,我住了一个月的院,状态慢慢好转,直到现在,我还在吃药治疗。

  我终于愿意承认,我的婚姻以失败而告终。

  现在,我觉得,在婚姻中,钱、地位都不是最重要的。它的内核,是双方之间的共鸣,是家庭功能中互助平等的关系。

  我不会因此排斥爱情,如果有机会,我也会选择再次步入婚姻。但比起从互相陪伴中寻找安慰,我更想把自我还给自己。

  本报记者 张蓉 陈馨懿 【编辑:于晓】

返回顶部
404閿欒鎻愮ず鐨勭晫闈

寰堟姳姝夛紝鎮ㄨ姹傜殑椤甸潰鐩墠涓嶅彲鐢紒

杩欏彲鑳芥槸鍥犱负锛

  1. 鎮ㄥ凡杈撳叆鐨勭綉鍧涓嶆纭紝鎴栨偍瑕佹壘鐨勭綉椤靛彲鑳藉凡琚洿鏂版垨鍒犻櫎
  2. 鎮ㄨ闂殑缃戠珯姝e湪澶囨涓紝鏆傛椂绂佹璁块棶
  3. 鍘讳富椤电湅鐪

鎹伐淇¢儴鐢电锛2010锛64鍙锋枃浠讹紝瀵规湭杩涜ICP澶囨鎴栧妗堜俊鎭笉瀹屽叏鐨勭綉绔欙紝杩涜寮哄埗鍏冲仠銆

鏃犻敗鍚涢氫綔涓烘缃戠珯鐨勮繍钀ュ晢锛屾湁璐d换鍜屼箟鍔″厤璐瑰崗鍔╃綉绔欐墍鏈夎咃紝鏍稿疄鐩稿叧淇℃伅鍙婂姙鐞嗙浉鍏虫墜缁

濡傛灉缃戠珯ICP澶囨淇℃伅宸插鏍搁氳繃锛屽涓嬪師鍥犲鑷撮〉闈㈣绂佹璁块棶锛

  • 缃戠珯鏈嶅姟宸插埌鏈燂紝鏃犻敗鍚涢氬凡缁忓仠姝㈠姝ょ綉绔欒繘琛岃繍钀ユ湇鍔°
  • 缃戠珯姝e浜庣淮鎶や腑锛屾棤閿″悰閫氬簲缃戠珯鎵鏈夎呰姹傦紝鏆傛椂绂佹璁块棶銆

鏃犻敗鍚涢氭湇鍔$儹绾匡細400-888-2201